广州管控区内外联动从求助到收药不到24小时

4月18日深夜11时,梁峰的背部传来一阵.

4月18日深夜11时,梁峰的背部传来一阵剧烈疼痛。“救命药”所剩无几,被困管控区出不去,药从何来?梁峰一时有些慌了。

罹患肝癌晚期的梁峰思索了一会,接连向居委会、街道、广州卫健委求助,不到10分钟,电话响起,一套解决方案来了。

4月19日,广州下起了大雨,一场关于取药、送药的爱心接力在街头上演。这两日,梁峰的痛感稍微缓解了些。他的妹妹特意发了一条微博,称“广州速度永远的神”,感谢风雨中的送药人。

4月18日晚11时多,同德街同雅苑居委会接到一则来自梁峰家属的求助电话,电话里,家属有点焦急,语速略快。

现在,梁峰的肝癌到了晚期,消化功能严重受损。小区被管控后,他日常服用的助消化药,已经药瓶见底,仅剩下两天的剂量,一旦断供,肚子便会日益肿胀。

不幸的事接连发生。这一次,噬骨的痛感突然转移到了背部,梁峰急需一剂止痛药。

梁峰首先想到了居委会,拨通居委会的电话,发出求助信号。他得到了积极的回复:“我们会在不违背疫情防控政策的原则下,尽快想方案帮你解决,请您稍等下。”

梁峰的妹妹同步在微博上给“健康广州”私信留言,“我哥哥住同雅苑社区,患肝癌晚期靠吃药维持生命,因身体加疫情原因无法出门,明天家属想预约去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取药,怎么办呀?”这是广州卫健委的官方微博号。

“请宽心,稍晚点会有专人跟进联系。”广州卫健委回复后,不到10分钟,梁峰接到了同德街道工作人员的电线时。

街道工作人员当即作出判断,这是一个需要紧急救助的特殊人群。在这个电话里,梁峰得到了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第二天由志愿者接力,送药到家。

19日上午10时30分,白云区志愿者叶嘉伟接到同德街指挥部的电话:“能不能帮一位患者取药,做个传递者?”

“只是跑趟腿,因为我主要负责防范区的支援工作,行动相对方便。”叶嘉伟通过微信群联系到梁峰的妻子,沟通取药事宜。

虽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梁峰一家早早网上挂号了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时间为下午3时至3时30分的。就诊需要医保卡、病历本等材料,所以叶嘉伟和梁峰的妻子约好在同德街管控区的一卡口,通过工作人员传递材料。

当天下着雨,尽管工作人员表示可以代送到卡口,但梁峰的妻子还是自己来到了卡口,要自己完成这一步。

“看上去非常焦急!”即便隔着水马,叶嘉伟也感受到梁峰的妻子对“救命药”的迫切。所有的材料经过一轮消杀后,卡口的工作人员转交给叶嘉伟,他没多逗留便前往医院。

下午3时,叶嘉伟准时与医生面诊,并介绍了患者的特殊情况。“医生也很配合,我提出微信视频的形式与患者问诊,医生也马上同意了。”叶嘉伟说,一路上他都和梁峰的妻子汇报进程,直到见到医生才感觉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问诊的过程很顺利,全程叶嘉伟举着手机方便医生视频沟通问诊。结束后,叶嘉伟按照医生开单取药,有西甲硅油乳剂、芬太尼透皮贴剂等,5瓶药、2个贴剂,大概一周的量。

下午5时许,广州下起磅礴大雨。黎敬枝穿着隔离服,站在卡口帐篷下,在风雨中等待多时。

5时30分,黎敬枝从叶嘉伟手中接过梁峰的“救命药”,做好消杀后,熟稔地放进药箱。

从管控区卡口到梁峰所在小区的楼栋,大约300米的距离。为了快速将药送达,黎敬枝冒着雨马不停蹄往梁峰家的方向跑去,几分钟后,便送到了楼下。

“叮叮叮!”黎敬枝按照梁峰提供的地址按响楼下的门铃,“您好,这是医生开的药品,一共170多块钱,您对照清单看看齐了没有?”

梁峰的父母下楼来取,黎敬枝将药和医保卡一并递给了他们。“钱也还没给,药就送来了,真是太及时了,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谢谢你们!”梁峰的父母连续向黎敬枝道了好几声谢。

梁峰从求助到收到“救命药”,不到24小时。叶嘉伟打开手机,收到了梁峰一家发来的感谢信息,也归还了他此前垫付的医药费。

“很多药品是急用的刚需药,能送一单就送一单。”黎敬枝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工作性质和其他物流行业相比更特殊。黎敬枝是广药集团的一名员工,本轮疫情以来,他进驻同德街同雅苑社区,化身“跑腿小哥”,担起了最后300米的送药任务。

“当天接单,当天送完。”这是黎敬枝对居民的承诺。南方日报记者刘珊傅鹏钟晓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