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非洲 骑上我心爱的boda boda它永远不怕堵车

  新华社内罗毕2月5日电 “boda boda”,2017年被收录进第九版牛津词典,意为一种可载客载货的摩托车或自行车。

  上世纪60年代,与乌干达相邻的肯尼亚边境城镇布西亚,往来于两国间的摩的司机们喊着“boda boda”(音近英文单词“border”,意为“边境”)招揽乘客,这一称谓自此流传开来。

  2021年1月22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骑手摩西·奥蒂诺在去往取货的路上。新华社发

  初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时,旅肯多年的中国朋友曾分享过一则生活经验:如果不想绝望地陷在早晚高峰大堵车中,请常备一个浴帽——

  最快“逃出”堵车现场的办法,就是打一辆“boda boda”,一些讲究点的乘客会在戴上车主提供的头盔前套一个浴帽。

  2021年1月22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骑手摩西·奥蒂诺准备出发送货。新华社发

  在许多非洲城市,你很难忽略“boda boda”的存在。每一条街道,每一个路口,几乎无处不在。如今,摩托车已成为非洲广大城市和农村必不可少的通勤和运输工具。

  2021年1月22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骑手摩西·奥蒂诺在家帮助孩子们换衣服准备去学校。新华社发

  “这行虽然辛苦,但收入还不错。”以前干服装零售的奥蒂诺告诉记者,“我家也从贫民窟搬到了有24小时安保的社区,挣的钱足够支付房租和孩子们的学费。”

  新冠疫情去年在肯尼亚暴发初期,肯尼亚部分地区采取“封城”措施,也让奥蒂诺对这份工作产生了更强使命感。

  “骑手在疫情期间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因为人们都出不了门了,但又需要食物、日用品以及口罩、消毒剂等防疫物资,我们便成了商店与人们之间的纽带。”

  2020年7月10日,工作人员在肯尼亚纳库鲁郡绘制抗疫海报。新华社发(谢赫·马伊纳摄)

  肯尼亚摩托车安全协会主席凯文·穆巴迪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肯尼亚电子商务迅猛发展,带来巨大的物流需求,但城市贫民窟和农村地区路况较差、道路网建设落后,摩托车成了“最完美的交通工具”。

  据他介绍,在肯尼亚,成为一名“boda boda”骑手几乎没有门槛,中国产的摩托车便宜、省油,给他们提供了更加可负担的选择,现已占据肯尼亚摩托车近一半市场。不少互联网平台和“boda boda”行业协会也有提供租赁或者分期购买的方案。

  他还说,目前肯尼亚骑手平均年龄仅有27岁,这一行业为当地大批待业年轻人提供了宝贵的就业机会。做骑手的收入甚至比不少传统职业还高。

  “boda boda”大军一路“野蛮生长”,成为肯尼亚社会中一股不容忽视的经济和政治力量。

  据当地媒体保守估计,肯尼亚现有140万名“boda boda”骑手,按每名骑手每天平均收入700肯尼亚先令(约合6.35美元)计算,该行业年收入为3570亿肯先令(约合32.5亿美元)。

  2021年1月22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骑手摩西·奥蒂诺准备出发送货。新华社发

  近年来,非洲市场上涌现出了一批初创网约摩托车平台,比如乌干达的SafeBoda、卢旺达的SafeMotos、尼日利亚的Gokada等,国际共享出行平台“优步”和Taxify在一些非洲国家版本的APP上也因地制宜地添加了摩托车选项。

  肯尼亚总统肯雅塔说,“boda boda”产业在短时间内成长为一个数十亿美元的产业,如果管理得当,将拥有更大经济潜力。

  2021年1月22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骑手摩西·奥蒂诺出发送货。新华社发

  肯尼亚政治分析人士指出,140万骑手加上每天使用他们服务的肯尼亚人,这个极为庞大的数字覆盖了广大“草根群体”,在政治家们眼中俨然就是一个重要“选区”,关乎一张张选票。更不用说,在肯尼亚农村地区,没人能比骑手们更快地向公众传递信息。

  当地人对于“boda boda”的态度也是爱恨交加。在享受便捷时,也不得不承担随之而来的安全风险。

  2021年1月22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骑手摩西·奥蒂诺准备出发给客户送货。新华社发

  肯尼亚政府近年来不断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包括限载乘客一人,乘客与骑手必须戴头盔、身穿反光背心,骑手必须拥有摩托车驾照和保险……违反者将面临高达数百美元的罚款甚至监禁。

  尽管如此,由于绝大部分道路并没有专设的摩托车道,而且不少骑手常常危险驾驶,摩托车是造成当地交通事故的最大“杀手”。

  “boda boda”产业之所以发展如此迅猛,折射出非洲的现实:快速城市化带来城市扩张和人口激增;基础设施不完善的情况下,电商异军突起;人口结构年轻,但失业率高企……

  多重因素下,摩托车成为解决非洲一系列发展问题的暂时答案。但以发展的眼光来看,人们当然也期待着更多、更好的答案。

  2021年1月22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骑手摩西·奥蒂诺在去往取货的路上。新华社发

  “我不想这一辈子都只做一名骑手,毕竟我年纪已经不小了。我梦想将来能买一辆小车,以后再换一辆大车,能送更多的货给更多的人。”奥蒂诺说。(策划:应强;监制:曹凯;文字记者:杨臻、纳夫塔利·姆瓦乌拉;视频记者:露丝·旺加拉、埃里克·恩齐奥卡、杨翼;摄影记者:约翰·奥科约、李琰;编辑:金正、孙浩;剪辑:王玉珏、刘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