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于天津的“体育白求恩”其精神何以延续百年?

李爱锐(Eric Henry Lidde.

李爱锐(Eric Henry Liddell),1902年出生于天津的英国人,曾提供英国斯坦福桥球场图纸助力天津民园体育场改造。在夺得1924年巴黎奥运会田径男子400米冠军后,他毅然回到天津从事教育工作,并投身中国体育事业,后于中国病逝。李爱锐有“体育白求恩”之称。

2022年是李爱锐诞辰120周年。值此之际,中新社“东西问”专访了李爱锐传记小说《决赛》作者,美国作家、编剧艾瑞克艾辛格(Eric Eichinger)。曾在中国江西师范大学任教生活并长期关注中美体育文化交流的他,从体育与文化角度畅谈中西方融通互鉴。

艾辛格:李爱锐最为人所熟知的,是他在1924年法国巴黎奥运会田径男子400米决赛上夺冠并打破世界纪录。我是通过1981年奥斯卡获奖电影《烈火战车》知道他的,那时我才7岁。大多数美国人和我一样,都是通过那部电影了解他,并被他的体育精神所感染。李爱锐在英国尤其在苏格兰广为人知,在爱丁堡的心脏地带甚至有一个关于他的历史协会。

1924 年 7月 11日,法国巴黎奥运会男子 400 米决赛,李爱锐夺得冠军,并打破当时的世界纪录。天津文史专家 罗澍伟先生 供图

李爱锐不仅是田径明星,而且是国家级的橄榄球健将。此外,他还喜欢足球、篮球、网球和台球。他不仅享受打球和竞争的乐趣,还热衷于让其他人参与团队合作,并尽己所能做到最好。

在中国期间,李爱锐除了在新学书院教授高中化学课程,还参与辅导学校的体育活动,积极鼓励中国学生开展田径运动,产生了深远影响。他的学生于文级先生,生前在80岁高龄时撰写了一部回忆录,其中记叙了李爱锐在中国教书育人的很多事,令我十分钦佩。

1937 年《新学年刊》中的全体教员合影,第 2 排左起第 7 人穿西装者为李爱锐。天津文史专家 罗澍伟先生 供图

我在采访中了解到,1993年,“李爱锐体育训练营”曾在天津师范大学举办过一场运动会,引起广泛关注,天津的报纸还做过相关报道。以训练营为基础,李爱锐基金会还资助一些体育生,推动了天津体育人才的培养,这一点也从当年的学校老师口中得到证实。

中新社记者:李爱锐曾参与中国第一个灯光夜场民园体育场的改造,您对此了解多少?

艾辛格:巴黎夺冠后,李爱锐毅然回到他的出生地天津。他从英国带去的斯坦福桥球场设计图纸,给当时天津民园体育场改造提供了很多宝贵参考,如跑道结构、灯光设备、看台层次等,让这座球场成为当时具有世界水平的体育场。改造完成后,民园体育场承办过远东运动会、万国运动会、华北运动会等国内外大型赛事,李爱锐因此也有“民园之父”的美称。2012年民园体育场再次提升改造,今年也恰逢其改造十周年。

2014年5月1日,承载了天津人近百年记忆的民园体育场以全新面貌对外开放。中新社记者 佟郁 摄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事是,二战期间李爱锐曾被关押在中国山东潍县的一个集中营,当时有约1800名外国人被关押在那里。大家情绪低落、精神不振,李爱锐凭借自己对体育的热情和对文化的热爱,向集中营的年轻人分享体育和化学知识,其间还充当比赛裁判,为大家修理曲棍球杆等。他积极乐观的精神鼓舞了所有人。

文中所提到于文级撰写的回忆李爱锐生平书籍,其中收录的李爱锐手稿,以及生前照片。张少宣 摄

中新社记者:您与李爱锐既同名,又都热爱体育,也都曾在中国的学校里工作和生活,是难得的巧合。您如何在中国实践和延续李爱锐的体育精神?

艾辛格:2000年至2002年,我曾在江西师范大学生活和工作,那是一段令人怀念的美好时光。在中国,我结交了许多终身挚友,并遇到了我的妻子。

当时,我经常在南昌城里跑步,偶尔还会有学生骑着车追着我玩,非常有趣。在中国,人们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健身,而且项目也很丰富。那两年里,我每年都参加学校组织的田径比赛,学生们的参与热情十分高涨,每当我比赛时,都会有很多学生为我加油。后来,他们的身影也出现在田径场上。

体育交流,在我看来就是相互切磋。我和大学校队打篮球时,发生过很多趣事。我身高1.86米,但校队大多数运动员比我还高。有一次,教练要求大家练习扣篮,每个中国运动员都很轻松地扣篮得分,但我因为从来没在3米多高的篮筐上扣过篮,比赛输得很惨。教练笑着对我说:“艾瑞克,跳高一点呀!”美国人普遍认为自己身高有优势,所以当我后来将这个趣事分享给美国朋友时,他们都笑得前仰后合,并开始重新认识中国和这里风趣友好的人民。

李爱锐重视充分挖掘身体、天赋和潜能,通过正直、诚实等美德来追求完美,而不是简单地沉湎于个人声誉,这些宝贵的体育精神至今仍有现实意义。我一直尽最大努力去实践和延续李爱锐的体育精神,至今已经当了12年田径教练,并致力于将体育美德继续教授给年轻人。

艾辛格:体育可以作为一个国家的象征,通过运动员的行为激发希望、鼓舞士气,唤起人们对胜利的渴望,弘扬健康的爱国主义精神。如今,每个国家的运动员几乎都是事实上的“外交官”,在国际赛场展示个人形象和风采的同时,也捍卫着本国的荣誉和尊严。这也是体育能够促进不同国家之间文化交流的原因之一。

运动员可以成为年轻人的榜样,从他们身上见证和学习如何对待竞争对手。对运动员来说,他们既要认识到自己能从践行高尚体育精神的过程中获得宝贵收获,也要认真权衡盲目追求个人声誉、乱发脾气、行为失当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一点我很佩服中国运动员,他们总能在赛场上展现良好的个人素质。

体育的巨大魅力,在于当运动员从内心深处精诚合作、紧密配合时,他们可以更加团结,这也彰显着一个国家的凝聚力。2011年,天津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与中国驻英大使馆在伦敦联合举办“李爱锐与天津”图片展,获得了巨大成功。2024年,夏季奥运会将再次在法国巴黎举办,那年也是李爱锐巴黎夺冠100周年,可以成为弘扬体育精神的另一个好时机。

2011年11月1日,由天津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展示英国奥运冠军埃里克利迪尔(中文名李爱锐)传奇一生的《李爱锐与天津》图片展在伦敦揭幕。中新社记者 魏群 摄

中新社记者:现在许多国家的运动员都聘请外国教练,这种跨国体育合作对促进体育发展起到什么作用?

艾辛格:李爱锐之所以被称为“体育白求恩”,就在于他身上这种无国界的体育精神。跨国聘请教练是一个越来越常见的现象,比如美国女子排球队、乒乓球队就曾聘请中国教练,中国短道速滑队、男子足球队也曾分别聘请韩国、匈牙利教练。

从前,体育运动具有一定区域性,某项运动只在特定地域和人群中开展。但如今,随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跨国旅行的日益便捷,“地球村”变得越来越小,体育领域的分享与合作也变得更加普遍和自然。当我此刻在洛杉矶的酒店接受你们采访时,我发现身边至少有6个不同国家和民族的人在同时享用早餐。

中美都是多元、开放、包容的国家,拥有独特的跨文化交流环境,我相信类似的多样化特点,今后会在世界上更多地方展现。通过体育领域的“引进来”和“走出去”,不同国家和民族的运动员、教练彼此切磋交流,可以更好地弘扬健康开放的体育精神,鼓励大家朝着“更高、更快、更强、更团结”的目标共同努力,从而在某项运动中取得最佳成绩。

体育一直是打破政治、种族、语言和意识形态隔阂,促进不同人群和文明之间对话交融的有效途径,它可以促进全人类共享文明成果。

艾辛格:近年来,中国注重通过体育展现自身文化属性,体育与文化早已不可分割,2008年和2022年的两次奥运会就是很好见证。我还记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活字印刷》节目,字模不停起落翻转,变换各种符号,整齐划一。观看转播时,我一直以为这是数字化效果,直到最后演员露出头向观众挥手致意,现场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我才意识到原来有几百名演员在表演,而不是机械操作。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我至今难以忘怀。

从这个层面看,西方国家足以一次又一次地从中国身上领略到团队合作的重要价值。

艾瑞克艾辛格(Eric Eichinger),美国作家、编剧,李爱锐(Eric Liddell)传记小说《决赛》(The Final Race)一书作者,曾在中国江西师范大学任教和生活,长期关注中美体育文化交流,著有《传奇之王》《数字信仰》等书籍。

① 本网所刊登文章均来自网络转载;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其真实性由作者或稿源方负责

② 如果您对稿件和图片等有版权及其他争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情况后进行相关删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