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男性对练45岁前想打场“票友赛”|搏击爱好者群像

“您是‘80后’还是‘90后’?”新京报.

“您是‘80后’还是‘90后’?”新京报记者与范蕾寒暄过后问道。她个头不算高,却很挺拔,有着漂亮的肌肉线条,浑身散发着运动的美感。网络热搜时常出现30+或40+女明星“状态能打”,营销样貌身材仍有二十多岁女性的感觉。但前往北京格斗兄弟训练的范蕾素面朝天,体态轻盈,毫不介意提及已经44岁,外形与由内散发的自信,都够得上“能打”。这样的“状态”在常年运动的人身上很常见,而范蕾两年半以前还“从来不运动”。不过,一旦入了练拳击的门,带给她的快乐就像拧开了水龙头。如今,范蕾立下了一个小目标——45岁前打一场“票友赛”。

行动40多岁来补“体育课”随着学生时代结束,“体育课”这个锻炼的代名词就退出了很多人的人生舞台。又有相当一部分人的体育课是在其他科目老师代课或“摸鱼”中度过。范蕾42岁前几乎从未主动锻炼过,直到2020年初,她发现骨密度偏低,医生建议进行“抗阻运动”,也就是力量方面的训练。出于健康考虑,范蕾买了久违的运动鞋,走进健身房,“四十多岁了,开始补体育课。”受疫情影响,健身房停业,她开始跑步。从最初3公里要跑半小时到完成人生第一个10公里跑,范蕾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运动,并逐渐感受到乐趣,想要尝试更多项目。她也上过团课,其中包括搏击操,加上儿子在格斗兄弟俱乐部练少儿搏击,引起了“老母亲”的兴趣,从接送围观到自己上手打起来。开始运动前,范蕾体重不过百,属于很多人羡慕的“吃不胖”体质。两年多的规律训练,她增重七八公斤,但体脂率控制得当,“马甲线”清晰可见。“运动也改变了我的审美,现在不会过分追求纤细,因为一个强壮、好用的身体比瘦弱的身体更让我自信和快乐。”相比曾流行过的“A4腰”、“漫画腿”,她更在意的是挥汗换来的肌肉不能轻易流失掉,因为肌肉含量可以代表力量、速度以及更加健康,“这些都是你的一部分。”不同于漂亮裙子和化妆品包装下的外表,这样的范蕾即使素颜面对镜头,言谈和神情都透着自信。同样掩藏不住的还有快乐。她以线形图描述心情变化:购买奢侈品,等待时一路上扬,拿到手时到达顶点,之后开始走下坡路,直到新鲜感丧失,线条呈断崖式下跌。运动带来的快乐则能持续上涨,永远会有下一个高点可以冲击,并且身体能不断获益。42岁前,范蕾是“穿高跟鞋逛街”的人。现在,它们已经静静躺在角落很久了。“我会跟认识的女孩说,越早开始运动,就能越早受益。”范蕾希望在45岁之前能打一场“票友赛”。 新京报记者 王飞 摄

目标45岁前想打场“票友赛”2020年夏天作为拳击新手入门,范蕾一周上一次课,练练基础动作。偶然在社交平台看到几个女孩发训练和比赛的视频,她觉得她们打得非常好,于是私信询问,得知对方已经训练了五六年,每周训练三到四次。范蕾受到激励,也生出想打实战的念头,得到教练姚志奎的支持,同时增加到每周三四天的训练频次,由上班课转向私教课。第二年起,姚志奎给范蕾更多对练的机会,还会模拟不同的情境;真正开始尝试实战是今年一季度,从开始教练的点到为止,到跟其他学员切磋,其中不乏男性。未知的对手开始让范蕾感到压力,也激发了一股倔劲儿,“在能力许可范围内,我希望尽量刻苦。我不算有运动天赋,再不努力训练进步不是更慢吗?”拳击和很多格斗技能一样,不只是一项身体运动,还需要头脑参与,而且不是上了擂台再想。等对手出招再想如何应对,再做动作,很可能已经被后面接上的拳打蒙。所以,拳手要做到身体与头脑融为一体,“练到像身体有想法一样。”这是范蕾的心得。比如躲闪需要具备足够快速准确的“下意识”,都是用上万遍练习换的,“练了上千遍还做不出来,因为练得不够。”一旦实战,就不会满足于跟同俱乐部的人打。范蕾慢慢认识更多拳友,看业余爱好者的交流赛,社交圈在扩大。她感慨,局限在职场的社交不乏“以貌取人”,甚至有很强的目的性,但拳友之间不论年龄、出身和地位,“没有人在乎我是全场年纪最大的,因为我四十多岁就轻轻打,大家的训练内容都一样。”哪怕技不如人,也要全力以赴,“站上赛场的一刻,所有人都一样,付出相同的勇气,有意志力,都会赢得尊重。”看到了这样的“票友赛”,范蕾有时会觉得“我也能上”。但她清楚,毕竟年龄摆在那儿,技术没问题,体能恐怕也跟不上。饶是如此,她依然下定决心:“我有一个梦想,45岁之前可以打一场票友赛。”如果今年年底时机和自身状态合适,她也非常乐意。有了这个目标,范蕾就有了努力的方向和动力。在炎炎夏日蓄力,准备迎接拳击生涯中有意义的时刻。新京报记者 刘晨编辑 韩双明校对 陈荻雁

来阅读我的更多文章吧刘晨新京报记者记者主页王飞新京报记者记者主页展开全文全文0字您已阅读%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打开新京报APP 阅读更多精彩资讯相关专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