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精选时评类作文素材摘抄

  时评类材料是同学们写作文的一个重要素.

  时评类材料是同学们写作文的一个重要素材来源,考生在“就事论事”时可把它作为一般议论文来写。热点的时评类素材有洗稿时代、消防安全等。

  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向来有“小钢炮”之称的冯小刚火力全开。对于观众常吐槽的垃圾电影太多,冯导称是垃圾观众的存在才形成了那么多垃圾电影,现状就是“往往垃圾电影的票房还很好!”

  到底是垃圾电影太多,还是垃圾观众太多,这似乎是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却不能无解,需要从多方面思考和反思。

  首先,垃圾电影是如何出现的。表面看,垃圾电影是因为有了垃圾编剧而产生的,但是深刻分析,垃圾电影的出现与影视资本的高度垄断有着巨大的关系。影视资本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没人管制,没有约束,他们想拍什么就拍什么,想怎么拍就怎么办,甚至为了追求收视率和票房,剑走偏锋,无视社会影响和文化责任,投资拍摄一些烂片和雷剧,以此吸引消费。垃圾电影由此诞生。

  也就是说,垃圾电影的出现,一方面由于影视资本过度集中,给了一些人随心所欲的机会;另一方面,影视拍摄缺乏必要的管控。没有监管,没有审查,没有约束,影视拍摄处于散乱状态,一些人当然会急功近利,走旁门左道。因此,应该打破这种影视资本高度垄断的状态,分解资本,分散权力。投拍影视剧是一项十分慎重的工作,不仅需要对剧本进行审查,还应该对拍摄进行充分的调查和反复论证,包括剧本的社会价值、市场前景的评判等等,经过充分的论证之后,这样投拍才能有的放矢,做到心中有数。

  习19日在京主持召开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网络空间是亿万民众共同的精神家园,要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我国是一个网络大国,正在由网络大国走向网络强国,截止去年底,我国网民已达到6.88亿,我国网络的开放程度和活跃程度也是世界上少有的,网络的飞速发展不仅给网民带来了“红利”,也成了助推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对稳就业、促升级发挥了突出作用,并正在推动经济社会发生深刻变革。但是网络也不是“法外之地”。在现实生活中,总有一部分人为牟取非法暴利,而罔顾道德法纪、背“道”而行。如近期遭曝光或关闭的一些网站,由于他们财迷心窍、疏于管理,或不善不会管理,致使部分网站或网络欺诈,或低俗,或扰乱秩序,或为了迎合点击量,故意制造虚假新闻,散布谣言,制造恐慌,等等。广大网民应自觉行动起来,加强监督、加强举报,发现一个,举报一个,曝光一个,让有关单位加以严惩,绝不手软、绝不姑息。穷追猛打,打得让他们不敢、不愿再破坏我们的“精神家园”为止。

  共同守护好我们的“精神家园”,就要从自己做起,从小事做起,严格遵守“网络七条底线”。让我们的“精神家园”放发出更加璀璨的光芒、更加迷人的光彩。

  最近,“洗稿”一词在网上流行起来,有人甚至说新媒体“洗稿时代”来临。说白了,“洗稿”就是对别人的原创内容进行篡改、删减,使其好像面目全非,但其实最有价值的部分还是抄袭的。

  网友调侃,“抄袭的时代过去了,高级抄袭的时代到来了”,传统的剪刀加糨糊和复制粘贴已经过时。有人惊呼,文字侵权已经步入“洗稿时代”。经过改头换面、东拼西凑的各种伪原创充斥网络空间,看似丰富多彩,实则同质化泛滥,叙事重复、观点雷同,造成严重的信息污染。在各种媒介平台重复推送的,不少是碎片式的重组,让人不胜其烦。

  新媒体内容产品生产力空前强大,两微一端等各类资讯日益丰富,极大地满足了人们的阅读需求。然而,相对于人们对优质原创内容的需求,一般化甚至低质内容产品的生产已步入产能过剩时期。洗稿的手段五花八门。有的是将几篇同主题文章的片段剪裁拼装在一起,有的是提取原创文章的结构并填充新的内容,然后堂而皇之地贴上“原创”的标签。更有甚者,通过洗稿软件生产伪原创。近日,就有媒体报道,网络上流行的爆款文生产软件能够收集相关平台已经发布出来的各个类别的文章,并且根据阅读量进行排列,在选定相应文章后自动进行编辑,几分钟之内就可以生产一篇伪原创文章。

  网上有人说,洗稿是一种文字进步的方式,并引用唐人皎然将偷诗行为分为“偷语”“偷意”“偷势”三重境界。其实,仅有“偷”出不了真正的好诗。这样的洗稿,换汤不换药,与原创讲的是同一件事,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不过是换了些说法,本质上仍然是剽窃和抄袭。只是目前的查重软件无法识别认定,现有的法规也没有相应的约束条款,原创作者投诉无门。所以,对于那些绞尽脑汁、奋笔疾书的原作者,洗稿已成为心中难以言说的痛。

  当然,并不是说在新媒体时代不能借鉴别人的成果。这不禁让人想到六祖慧能著名的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就是借语神秀的偈:“身似菩提树,心似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虽然只是个别字的改动,但体现了禅悟境界的提升。如果放在新媒体的语境中,这就不是洗稿,而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再创作。是借鉴还是抄袭,是再创作还是洗稿,关键就看观点有没有原创,思想有没有提升。

  在一个知识共享的时代,一个人已经不可能在与世隔绝的真空中写作,人们在网上发表文章、表达观点,多多少少会借鉴其他人的成果。把所有人的“认知盈余”集合起来,甚至有可能化平庸为神奇,这是共享时代的魅力。但共享决不是抄袭的借口,借鉴同样有其边界,越出底线的借鉴就变成了抄袭。信息越是丰富,资讯越是多样,人们对于原创优质内容的需求就越高,这就需要从技术识别、法规约束和行业自律等各方面着力,堵住洗稿和抄袭的漏洞,为原创写作创造出更好的环境。正所谓,“天机云锦用在我,剪裁妙处非刀尺”,脱离洗稿的低级趣味,独立和原创的见解自会挥洒自如、浑然天成,赢得读者的认可。

  无论听来多么平凡的爱情,那都是属于他们的、独一无二的史诗,是他们自己的桃花源传说。

  无论古今,火灾都是影响公共安全的高概率风险事件。随着现代建筑不断向上发展,体量更大、功能更复杂、人员更密集,救灾难度也更大。救援不是万能的,一旦管理缺位,再先进的设备也可能哑火。比如在杭州保姆纵火案中,纵火保姆无疑是首责,但根据杭州市的权威调查,“物业消防安全管理落实不到位”“物业管理单位应急处置能力不足”等问题同样突出。进一步说,连如此现代高端的住宅楼都存有管理漏洞,消防设施落后的城乡接合部、农村地区,还有多少风险点经不起深究?

  消防安全是一环扣一环,思想上防患于未“燃”,胜过一切救助。具体而言,建筑施工中不偷工减料、规范达标,物业管理上时刻“小心火烛”,救灾逃生中更加训练有素,才能最大限度预防火灾,将损失降到最低。然而,现实中不乏反例:为家里整洁将杂物堆满过道,为一己便利私设地锁堵住消防通道,为省钱省事不及时更换灭火器,为省心省力消防安全培训多、实践少。从上海胶州路大火到天津特大火灾爆炸,员“最美逆行”曾让很多人为之动容,但回头想想,多少赴汤蹈火的逆行,本可因为消防安全意识的到位而避免。

  “确保万无一失,因为一失万无”,这是老调重弹,但依然振聋发聩。太多时候,火灾过后的灰烬里,尽是熔断的防灾“保险丝”,但时间一长,人们又都忘记了教训。上个月,伦敦格伦费尔塔公寓楼火灾致81人死亡,“帮凶”是墙面的保温材料。而此前,英国保险商协会曾提示过政府“关注易燃外墙材料”,遗憾的是提醒没有得到重视。其实,伦敦人有过更惨痛的教训。泰晤士河北岸至今矗立着一座60多米高的火灾纪念碑,1666年那场大火因大意而起,整整烧了4天、毁坏1.3万余间房子。如果不能从历史中深刻吸取教训,那么纪念碑再高也无法阻却历史重演,只会让后人复哀后人。

  落实消防安全,“制度防火层”更为关键。政出多头、责任不明,只会导致“三个和尚没水喝”。因而,今年3月份,《消防安全责任制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就细化了落实消防安全责任的具体方案。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建立常态化火灾隐患排查整治机制”“实行重大火灾隐患挂牌督办制度”;乡镇政府也要“因地制宜落实消防安全‘网格化’管理”“将消防安全内容纳入乡规划、村庄规划,并严格组织实施”,审批部门更是要守住“防火墙”:“凡审核认定不符合法定审批条件的,不得核发相关许可证照或批准开办”。消防安全制度不怕严格,越严格发生几率越小。

  公共安全,紧密咬合每一个环节,方有太平。逛过故宫的人一定记得那几口太平缸。为了防火,当年故宫设有308口太平缸,但冬季冰冻是个“盲点”,所以又拨付经费由专人烧炭。历史变迁,雕梁画栋退场、钢筋水泥高耸,传统的消防设施与技术淡出,但排除盲点、防患未然的思想警觉与制度安排并没有过时。夏日炎炎,防灾警觉始终在线,太平缸里的水才不会“冻”上。毕竟,技术再进步,也有救生云梯够不着的地方。

  多措并举、趋利避害,推动形成错落有致、各显其能、回报合理的科研与产业布局,才能共同做大人工智能的市场蛋糕

  科技创新有自身的规律,而顺应规律的助推,对于产业发展的作用不容忽视。近日,国务院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提出面向2030年我国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指导思想、战略目标、重点任务和保障措施,部署构筑我国人工智能发展的先发优势。这一规划的出台,为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争夺科创前沿高地吹响了冲锋号。

  长期以来,人们熟悉了人工智能在影视作品中的科幻场景,也更加重视其在日常生活中的真实应用。从智能手机的普及到自动驾驶的研发,从“深蓝”的问世到“AlphaGo”的惊艳……现实中,人工智能正在快速拓展自己的影响力边界。有研究机构宣称,人工智能正在促进社会发生转变,这种转变比工业“发生的速度快10倍,规模大300倍,影响几乎大3000倍”。

  当产业插上人工智能的羽翼,我们将见证颠覆性的变化。人脸识别、虚拟现实、智能终端、物联网等新领域新行业的涌现,开辟了面向未来的新蓝海;智能制造、智能商务、智能农业等多点开花,让传统产业得以涅槃重生。正因如此,此次规划对人工智能核心产业的规模预测很有信心,预计三年内将超过1500亿元,到2030年超过1万亿元。这样的数字,源自对人工智能领域发展的战略预判,也体现出对产业变革的未雨绸缪。

此文章的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