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青少年暑期作文大赛获奖作品选(二)

  车窗外,万亩农田与黄土地上特有的沟壑.

  车窗外,万亩农田与黄土地上特有的沟壑纵横如无声电影般一幕幕从眼前闪过,路旁光秃秃的树干上时不时出现几座老鸦窝,虽早已失去了生机,但还是仿佛能让人听到老鸦在沟壑间久久回荡的啁啾。

  这是黄土地上普通的一个下午,然而阵阵黄沙卷着几片飘落的残云,却指引着我到一个不普通的地方。

  下了车,与父亲一前一后缓缓地前进着,身边有正在嬉闹的孩童,也有一群正在高谈阔论的大人。大概历朝历代的文人墨客,在瞻仰故人祠堂时,总会有感而发出几句诗词,我虽不是什么文人墨客,倒也算是自古以来莘莘学子中的一个,张了张嘴想吟诵些什么,却发觉自己的阅历有限,胸无点墨。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渐渐地,宽阔的大道旁出现了一些雕塑。起初没太在意,直至最后一座,我才上前看了看。只见一片片乌云般的士卒以及高大的战马严阵以待,队列的前方是一个宽大的身影,挥舞着宝剑,凝视前方。仔细一瞧,原来是始皇帝在开疆拓土,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果不其然,再向前去是“车同轨,书同文”以及“焚书坑儒”

  父亲上前要为我和铜像合张影,我却很果断地拒绝了,我一直很反感拍照留念这种事,尤其是这种故人的祠堂,拍张相片只表示你曾来到这里,然而只带来了双眼却远远不够,不用心去感受,又何必要遭受来时的劳顿之苦。

  继续前进,走过明庆隆年的芝秀古桥,走上北宋时期石板铺成的边关要道。我俯下身摸了摸石板上高低不平的车辙印,这是历史碾过的痕迹,也是朝代更替最有力的见证者。走过高低不平的磨盘路,终于,到了祠堂的正门。院中有两颗高大的古柏,经历了千百年风吹日晒,却还仍挺拔地守卫着古祠的宁静。抬头看去,是司马迁后人共同为祖先立的“文史祖宗”的匾,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后人当时为了免受迫害,一支改姓“冯”一支改姓“同”,两千年来都尊奉着冯同一家的遗训。接着环顾四周,则是历朝历代前来吊念瞻仰的墨客留下的石刻,以及明清时期中了科举的学子前来膜拜的碑文,可见司马迁其人在汉朝之后千年历史中的重要地位。可令我颇为不解的却是,比起来时宏伟的塑像,宽阔的大道和精美的仿古装饰,这里却显得十分破败,脱落的墙皮和模糊不清的石刻,显得有些讽刺。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这是他对那些冠冕堂皇的人最大的讽刺;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是他对有志之士最有悲剧色彩的赞誉。从史记中,我认识了“匈奴未灭何以为家”的霍去病,也认识了在田埂上大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的陈涉,还有一统天下的始皇帝,和那乌江边自刎的项羽。

  史记带给我们太多太多,而在完成了这一部史学著作之后,司马迁自己却从历史中消失了。这一年他五十六岁,从此之后,史籍上不再有任何他的记载,他随着他自己笔下的王侯将相一同逝去了,可是他却以行动告诉后世,只有那些不畏艰难险阻,为自己坚持的理想和事业终生奋斗的人,历史,才会选择将他永远留存于人们心中。

此文章的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